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本着宽和、平静的心态,行走在古典与时尚之间,坚持原则,沉着应对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是独一无二的,谁也不可能对他人的内心世界有彻底的理解,任何友谊和爱情都有时空的局限,就是自己对自己,也不可能真正把握最深层、最隐蔽的底蕴和玄机,以至许多人不得不担任从未设计过的命运角色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春草闯堂》3-2(四到六场,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剧本太长,超出限制,只好分成三部分发布了!  

2015-09-09 12:48:10|  分类: J【晋剧戏词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春草闯堂》3-2(四到六场,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剧本太长,超出限制,只好分成三部分发布了!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 

 

第   四   场

 

李半月:(唱):自归来总不忘华山道上,

思想起离别情思绪万千。

感君子援弱质胸怀坦荡,

绣一幅华山画吟诵诗章。

命春草买金线悄悄前往,

秋  花:小姐……

半  月:春草。

秋  花:(唱):不是春草是秋花。

半  月:死丫头。

秋  花:小姐请来用茶。

春  草:(念):哄得知府听传唤,打动小姐且从全。

春  草:小姐……大事不好了。

半  月:何事惊慌?

春  草:西安府出了人命了。

半  月:人命?

春  草:吴独被人给打死了。

半  月:哎,我当是谁呀,也值得你大惊小怪的。

春  草:哟,尚书的公子被人给打死,还不是件大事么?

半  月:那贼依仗权势,为非作歹,今日一死大快人心。

秋  花:那个强盗早就该死。

半  月:那个强徒今日有人将他打死,也算得一位英雄。不但西安百姓感激与他,连我也敬佩此人哪。

春  草:怎么,小姐你也敬佩此人,你可知道他是谁呀?

半  月:他是哪个?

春  草:他就是华山相救小姐的薛玫庭,薛公子呀。

半  月:哦,薛公子!他他因何打死吴独公子。

春  草:小姐呀!

(唱)吴独肆意无忌惮,

强抢民女张玉莲。

抢行未遂心怀怨,

行凶杀死女红颜。

半  月:相府小姐他尚且如此,何况一民间女子。

春  草:可不是吗。

(唱)公子一旁怒冲冠,

行侠仗义除凶顽。

打死吴独人称羡,

挺身自首无惧颜。

半  月:你是怎样知道的?

春  草:小姐呀!

(唱)是我街头亲眼见,

铁索加身押当官。

半  月:你就该去到府衙看个究竟才是呀。

春  草:谁说不是呀,是我看见官兵将薛公子拥入府衙,我便赶到公堂,谁知那夫人早在堂上盛气凌人的、勒令胡知府将薛公子立毙仗下。

半  月:那你怎么不赶回来呢?

春  草:我这不是赶回来了吗?

半  月:哎呀!你赶回来,那薛公子尚在公堂,岂不被他们活活打死?

春  草:哟,小姐,你又让我们赶回来,又怕那薛公子被人给打死,这可让我们怎么办哪。

半  月:危在燃眉,你就该想个主意才是呀。

春  草:小姐,是我迫不及待,我便闯了公堂。

半  月:你闯的好啊。

春  草:好倒是好,可人家一看我是个小丫环,就要把我给轰了出去。

半  月:那时你便怎样。

春  草:我便说了个瞎话。

半  月:你这个瞎话是怎样讲的。

春  草:我说我是奉了小姐之命来看审案的,小姐,我这个瞎话一说呀,可就把他们全都给镇住了。

半  月:你这个瞎话讲的好。

春  草:怎么小姐我假传圣旨你不怪我吗?

半  月:急中生智,我岂能怪你。

春  草:小姐不怪有什么用哪,那杨夫人有权有势,西安知府如狼似虎。

半  月:那后来呢?

春  草:后来我又撒了个大慌。

秋  花:春草又撒慌了,春草又撒慌了。

半  月:唉,休得打搅,但不知你这个慌是怎样撒的。

春  草:我将薛公子认了亲了。

半  月:相府与薛公子认了亲,那胡知府也不敢加罪于他了。

春  草:可那胡知府已到府外,要问问小姐到底是什么亲哪。

半  月:为了救出薛公子,认做兄妹相称倒也无妨,但不知你在堂上是怎样认的。

春  草:小姐,我在堂上认得可比兄弟姐妹还要亲哪。

半  月:那是什么亲。

春  草:小姐这一次我又冒认官亲你不怪我吧。

半  月:事非得已我岂能怪你。

秋  花:不但小姐不怪,就连秋花我也不会怪你。

春  草:小姐不怪那我就放心了,小姐我在堂上认得是?

半  月:是什么?

秋  花:春草快讲是什么?

春  草:是,是。是姑爷!

半  月:蠢丫头。

(唱):丫头做事好大胆,

竟敢信口乱胡言。

闺阁名声全不管,

你真是人小胆包天。

秋  花:小姐息怒,春草你也好有不是,别的可以认,怎能乱认姑爷?倘若传扬出去你让小姐可怎么嫁人哪?

半  月:多嘴。

秋  花:好好好,我们不说了……

春  草:只认一声姑爷,又不是真的,既不费什么力气,又不花什么本钱,连这都不肯,要是我春草呀,就是一千声一万声,姑爷……我也敢认。

秋  花:小姐说话不算数了。

半  月:唉!

(唱)我的父居首相高官爵显,

奴本是千斤体家教甚严。

信口公堂认亲眷,

怎叫我面对天伦怎开言。

春  草:小姐,你也不必为难,既然你不肯认,这也好办,我这就去、去告诉那胡知府,就说薛公子与我们相府毫无瓜葛,要杀、要留随他们的便,与我们相府毫不相干。

半  月:回来。

秋  花:春草,小姐让你回来哪。

春  草:回来就回来。薛玫庭呀薛公子!

(唱)从今后休再把闲事管,

解人危难自己受冤。

如今是人心不古世态变,

秋  花:可不是吗!

春  草:(唱):冷暖全在顷刻间。

秋  花:谁说不是哪!

春  草:(唱):今日感恩今日念,

明朝往事化云烟。

任你钢刀架项遭凶险,

竟在一旁冷眼观。

半  月:听你之言,我是那忘恩负义之人了。

春  草:我们可不敢说……

半  月:呀!

(唱)小春草蛮言语伤舌似箭,

事到如今左右难。

倘若是知府面前认亲眷,

怕的是遗话柄越礼逾闲。

春  草:小姐,我有个主意。

半  月:有何主意?

春  草:小姐,将这香帘放下,你只管放心坐在里面,有我与秋花来对付那胡知府。

半  月:这与我当面认亲有何分别?

(唱)乱腾腾心绪如麻游移莫断,

急切切思前想后左右为难。

薛公子施恩于我岂忍坐看,

为酬恩越礼相报也非逾闲。

春  草:小姐,你就认下吧?

秋  花:小姐,你就答应了吧?

春  草:你就认下吧?

秋  花:你就答应了吧?

半  月:(唱):女孩儿家婚姻二字怎出口,

羞答答红潮满面意乱心烦。

春  草:小姐,薛公子打死吴独,与华山之事并非无关,既然祸根由你所种,你就忍心不管吗?

秋..花:小姐,难道你比我还傻吗?

春  草:小姐,你就答应了吧。

秋  花:小姐,你就认下吧。

春  草:你就答应了吧。

秋  花:你就认下吧。

半  月:(唱):事已至此任尔便,

你自己裁决仔细周全。

秋  花:看小姐生气了吧。

春  草:小姐那是答应了。

秋  花:小姐不傻是我傻。

春  草:秋花,来。

秋  花:什么,让我当小姐,那可不行。

春  草:你就坐下吧。

秋  花:我要当小姐了……

春  草:胡大人请啊……

胡  进:(唱):黄堂太守谒红颜,

门外等得腰腿酸。

喜得一声传进见,

掸掸袍尘整整冠。

春  草:胡大人你这是干什么去呀?

胡  进:(唱):得见小姐我多体面。

春  草:你可知道相府的规矩?

胡  进:规矩?

(唱)一句话问得我两眼翻。

春  草:听我来告诉你,要见我们小姐有三样规矩,一低下头,二少说话,三报门而进、隔帘相见,你懂吗?

胡  进:(唱):相府如同金銮殿,

循规蹈距一二三。

我报门而进轻声喊,

胡  进:报西安知府告进。

春  草:站住,低头……

胡  进:(唱):只见地来看不见天。

春  草:报名。

胡  进:西安知府胡进参见小姐。

秋  花:哈哈哈,胡知府到我府中有什么吗?哈哈哈……

胡  进:小姐怎么嘻嘻哈哈地?

春  草:低头……

秋  花:有什么事说吧。

胡  进:小姐,只因吴独强抢民女,薛玫庭路见不平,一时失手……

秋  花:得……你不用说啦,我早就知道了,薛玫庭乃我们相府真正姑爷,小姐……我早就中意他了,你赶快回去把他放出来,如若不然,我写信告诉我们老相爷,剥你的皮抽你的筋……

春  草:胡知府,见了我们小姐你忽而抬头,忽而低头,成何体统?

胡  进:你算了吧,偷天换日放香帘,不是小姐是丫环。

春  草:你是怎么知道?

胡  进:几声傻笑难遮掩,狗尾巴花怎能充牡丹。

秋  花:哈哈……你敢骂人看我不打你。

春  草:秋花,算了算了。

胡  进:哎呀呀,要不是老爷久经官场,险些上了你们两上小丫头的当,待我回得府去,将薛玫庭打死与吴独公子报仇。

春  草:胡大人……

半  月:府尊大人请留步。

春  草:我们小姐叫你哩。

胡  进:府尊大人留步,这回是真小姐,西安知府参见小姐。

半  月:免礼,秋花与尊府大人看坐。

胡  进:谢坐。

半  月:府尊大人,吴独鱼肉乡里,人所共愤。薛公子为民除霸,气若长虹,大人为民父母,就该秉公而断切勿偏袒徇私。

胡  进:下官焉敢偏袒循私,只因官卑职小,事处两难,卑职不能自决。

半  月:吴尚书纵子行凶,朝野自有公论,大人自应公断何惧之有?

胡  进:小姐的这门亲事下官若不得小姐亲口明言,下官我不敢做主。

春  草:胡大人,我们小姐言已至此,事已分明,你怎么总是刨根问底呢?

胡  进:春草,本府若不得小姐亲口明言,只怕公子必丧尚书之手。

春  草:我们小姐乃是闺阁千金,婚姻之事,只可示意而已,你还让她说什么呀?

半  月:府尊大人不必多虑,春草之言甚是,速速回府理事去吧!

胡  进:哎呀呀,小姐既然这样说起,下官我就放心了,告

辞……哈哈哈,想我替小姐办了这件事情,不但前程无忧,而且升官有望。

春  草:胡大人我们小姐可是真的。

胡  进:千真万确。

春  草:姑爷哪?

胡  进:万确千真。

春  草:那杨夫人?

胡  进:她这回可不在话下了。

春  草:薛公子……还不将他快快放出来。

胡  进:放出来……啊呀不好,我若将薛玫庭放出,那吏部尚书跟我要人我该如何是好,唉!那吏部尚书再大也大不过当朝首相,待我亲自写上小书一封,送到老相爷那里,我把此事办得圆圆满满的,到那时我谁也不怕了,谁也不怕了。告辞了。

春  草:胡大人,胡大人。

半  月:春草快来。

春  草:来了来了。

半  月:春草,方才听知府言道,要送信入京报与我父,倘若爹爹知晓这便如何是好。

春  草:小姐,常言道,一不做二不休,咱先给他来个过五关斩六将,我陪你一同进京,面见老相爷,咱先抢他个原告。

半  月:要去你去,我是不去。

春  草:哟,知府面前姑爷都认准了,你还怕什么?如今哪,咱是一杆子扎到底,说不定呀还能弄假成真呢!

秋  花:恭喜小姐,贺喜小姐。

半  月:死丫头。

秋  花:坏丫头。

春  草:傻丫头。

 

第   五   场

 

李阁老:(唱)朝罢归来心烦闷,

听说女儿私定婚。

春草公堂将婿认,

吏部朝房说得真。

老爷居官多谨慎,

不料大祸自临门。

院 子:禀爷,西安知府差人送来小书一封,请相爷过目。

李阁老:(念):敬呈喜报表微忱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且喜薛生当世英。

公堂始知相国婿,

打死吴独人堪称。

已邀卑许勤侍奉,

只候婚期亲送京。

为怕吏部寻嫌隙,

仰求庇护幸垂青。

(唱)看罢书信骂胡进,

邀功报喜假当真。

我儿未把婚姻定,

哪来贤婿薛玫庭。

院  子:禀爷,小姐她进京来了。

李阁老:唤她来见。

院  子:有请小姐。

半  月:(念):风尘仆仆到京城,

含羞带愧见天伦。

爹爹万福!

李阁老:儿啊,少礼一旁坐了。

半  月:儿谢坐。

春  草:与老相爷叩头。

仲  钦:起过。

秋  花:哟,老相爷,多日不见,你这胡须越发的变白了。

仲  钦:顽皮。

秋  花:顽皮。

仲  钦:下去。

秋  花:下去就下去。

仲  钦:儿呀,不在家中,进京何事?

半  月:这……女儿思念爹爹,故而进京问候。

仲  钦:如此说来,我儿还是个孝道的女儿。

春  草:自然是孝道呀,老相爷这么大年岁,只有这么一颗掌上明珠,她既然孝顺,老相爷就该疼爱与她。

仲  钦:你怎知老父不爱惜与她?

春  草:爱倒是爱,就怕到了节骨眼上就忘了。

仲  钦:怎见得?

春  草:你想哪,老相爷乃是三朝元老,群臣谁不仰视,我家小姐被人欺辱了,我们是来告状的。

仲  钦:啊!什么人敢欺辱我儿?

半  月:就是那吴尚书之子吴独。

仲  钦:他不是被那薛玫庭打死了。

春  草:怎么老相爷你都知道了。

仲  钦: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。

春  草: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我们就不说了……

仲  钦:那吴同之子,竟如此可恶!

春  草:可不是吗?相府的千金小姐他尚敢无礼,西安府的黎民百姓日后哪个还敢出门。

李阁老:那后来呢?

春  草:后来被一个叫薛玫庭……

李阁老:哦,果有薛玫庭此人。

春  草:薛玫庭乃是少年英雄,西安府哪个不知何人不晓。

李阁老:杀人凶犯你倒把他夸奖的好,我来问他与你家小姐有什么瓜葛不成?

春  草:他是小姐的……

仲  钦:是什么?

春  草:他是小姐的……

仲  钦:是什么?

春  草:他是小姐的大恩人。

仲  钦:怎样的恩人,你与我讲!

春  草:老相爷。

(唱)小姐受辱急万分,

天空忽降救难人。

拳似秋风扫落叶,

势如猛虎入羊群。

吴独主仆乱逃奔,

夹着尾巴钻进山林。

仲  钦:依你看来那个薛玫庭倒是个大勇之人。

春  草:相爷不信可问小姐。

仲  钦:你讲得这般绘声绘色,我安得不信!

春  草:反正奴婢无有半点虚言。

仲  钦:那后来呢?

春  草:后来薛公子怕吴独别生事故,又慷慨送我们下山。

仲  钦:既然如此,就该让他进府畅谈畅谈。

春  草:谁说不是呀,可那薛公子乃是至诚君子,是他……

李阁老:他怎样?

春  草:是他便不辞而去了。

仲  钦:难得你替你家小姐婉转得好。

春  草:奴婢不敢。

仲  钦:你聪明。

春  草:相爷夸奖。

仲  钦: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诸葛亮。

春  草:不不不,我傻……

仲  钦:你大胆。

半  月:啊爹爹,女儿在家被人欺辱,幸得有人搭救,方免受辱,春草之言俱是实情,爹爹你怎么倒生起气来呢?

仲  钦:傻丫头!

(唱)闲言恶语传京城,

笑儿私婚薛玫庭。

为父居官谁不敬,

偏叫蠢才败声名。

春草贱婢放荡性,

竟敢饶舌作聪明。

今日定要追儿命,

严正家教肃门风。

春  草:老相爷责怪奴婢,奴婢死而无怨,只是府县断案还要推情察理明辩是非,何况老相爷,又是三朝元老,就请您给评个理吧。

仲  钦:你还有什么道理可讲?

春  草:老相爷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只因吴独仗势行凶,打死民女张玉莲,薛玫庭路见不平才打死吴独,府县又该怎样判断呢。

仲  钦:这……

半  月:爹爹,依儿看来,那薛玫庭应判无罪。

仲  钦:打死尚书公子行同叛逆,岂能无罪。

春  草:打死民女,即是强盗,死有余辜。

仲  钦:你……

半  月:爹爹。

李阁老:(唱):寡廉鲜耻败家风,

尚敢厚颜袒巨凶。

无媒认婿成笑柄,

辱没宦门坏家声。

吏部尚书威权重,

为子报仇谁敢争。

为父三朝掌国政,

明哲保身素慎行。

一世清名尔断送,

今后怎能立朝庭。

春  草:看看吧,我刚才就说了,老相爷对女儿爱倒爱,就是到了节骨眼上就给忘了,如今相府的千金小姐就跟我这个小丫环跪在一起了。

仲  钦:哼,贱婢,我来问你,哪个叫你在西安府冒认薛玫庭是李府的门婿。

春  草:是我看见薛公子要被他们活活打死,不得已将他认下得。

半  月:爹爹,是女儿命春草到公堂将他认下的。

春  草:是我自己要认的。

半  月:是女儿命他认的。

仲  钦:哼……你二人争相承认,真真得体面!

半  月:爹爹呀,女儿非比桑问普上之流,下贱无耻之辈,受恩报恩,理所难辞,爹爹既不能见谅,也罢,女儿情愿在爹爹面前领责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(唱):我那早去世的亲娘哪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巾帼行经堪自信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何曾越礼有私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母亲早早下世去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留下孩儿受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……

仲  钦:儿啊,你也不要哭了,随为父后堂歇息去吧。

春  草:老相爷,还有我哪。

仲  钦:你也起来吧。

春  草:谢相爷。

仲  钦:儿啊,你也不要太难过了,待为父与西安府修上一封书信,替那薛玫庭说上几句好话免他一死,也就是了。

半  月:爹爹此话当真?

仲  钦:为父还能哄我儿不成,快快歇息去吧。

半  月:爹爹休书儿在一旁侍奉。

相  爷:不用。

春  草:我给老相爷捧墨。

仲  钦:墨就在桌上何用你捧。

春  草:小姐,我看老相爷神色不对。

半  月:咱们赶快商议商议去吧。

仲  钦:唤下书人来见。

家  院:下书人来见。

王  喜:来了,参见老相爷。

仲  钦:下书人,这里有小书一封,命你连夜送往西安府,不得有误。

王  喜:是。

仲  钦:回来,此书十万火急,若被旁人知晓打断尔的狗腿。

王  喜:是。

仲  钦:回来,去到帐房领取二十两纹银,以做路途盘费。

王  喜:是。

春  草:这不是王守备吗?

王  喜:这不是春草吗,春草,你怎么也来了。

春  草:嗯,不但我来了,我家小姐也来了。

王  喜:小姐她也来了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,你是来下书的?

王  喜:是呀。

春  草:如今又带着书信回去呀?

王  喜:是呀,唉,你是怎么知道的?

春  草:那信里写的都是我们小姐的事,我能不知道吗。

王  喜:如此说来,那一定喜事了。

春  草:是喜事。

王  喜:啊呀不对,喜事为什么老相爷的脸上总是冷冰冰的。

春  草:哎,常言道,宰相肚里能撑船,相爷喜在心里,那能笑在脸上哪。

王  喜:嗯,对,闻听人言三国时有个刘备就是喜怒不形于色,这帝王将相自古以来就有这等的肚量啊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,信呢?

王  喜:在这儿哪。

春  草:拿出来让我们小姐瞧瞧让她也欢喜欢喜好不好。

王  喜:好,好,好,不行,老相爷说了,此信若让旁人看见要打断我的腿哩。

春  草:那就算了,王守备相爷给了您盘缠了吗?

王  喜:给了给了。

春  草:给了多少?

王  喜:纹银二十两。

春  草:真小气。

王  喜:不少了,不少了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,你这就走呀。

王  喜:相爷命我即刻动身。

春  草:等等,我问问我家小姐有事没事,有事替我家小姐办事,没事我给你讨个赏钱不好吗?

王  喜:好好好,我先去领取盘缠,然后咱们再……

春  草:花园门口。

王  喜:不见不散。

春  草:不见不散,且住,毛病就在这封信里,他怕相爷又不肯撒手,这……有了,待我与小姐商议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

王  喜:(唱):老相爷催我快些走,

春草叫我暂停留。

悄悄地到花园门口等候,

春  草:王守备,来来来。

王  喜:前面带路。

春  草:上楼来。

王  喜:(唱):好一坐富丽堂皇大高楼。

你们看看这座楼真是天上少有,世上无双。

春  草:这御笔楼乃是当今万岁赐于我们老相爷治理国家大事之处,楼上御赐宝物甚多,若有人擅闯此楼……

王  喜:怎么样?

春  草:一律斩首不怠。

王  喜:啊呀,春草,你怎么把我带到这儿来了,我赶快走

吧。

春  草:老相爷是不会来的,就是来了有我们小姐给你担着,你还怕什么?

王  喜:脑袋搬家可不是小事,我得走……

小  姐:王守备。

春  草:你听小姐叫你哪。

王  喜:参见小姐。

半  月:听了,都门小住暂忘归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土邑数色托带回。

寄语乳娘多珍慰,

春去秋来燕南飞。

再与我致意高堂胡太守,

千里雄风谢关垂。

王  喜:小姐走了,我也赶快走吧。

春  草:等等,王守备,你看,这是纹银一百两,是我们小姐送给你的。

王  喜:小姐真大方。

春  草:我们小姐有事叫你办。

王  喜:只要有银子什么事都好办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你看,这是一只招文袋,里面有一封书信半斤人参,书信交与相府管家,人参交与相府老乳娘。

王  喜:书信交给老管家,人参交与老乳娘,记住了。

春  草:哎小姐的千金家书,你可要带好了啊。

王  喜:无妨事,我把小姐的书信和老相爷的书信放在一起贴身藏好,保证万无一失。

春  草:贴身藏好,丢倒是丢不了,你看看,这么热的天气一出汗不就给湿透了。

王  喜:这可怎么办呀。

春  草:想个办法。

王  喜:想个办法……

春  草:有了,将这两封书信同放在这招文袋里,然后挂在身上,人不离袋袋不离人,岂不万无一失吗。

王  喜:好好好。

春  草:信呢。

王  喜:在这儿哩。

春  草:拿出来,我给放。

王  喜:放好了啊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你来看,这是一件皮袍子,是上等貂皮的送给胡知府酬谢他这一次的功劳。

王  喜:我替胡大人谢赏。

春  草:不用谢了……王守备,这是一匹绫罗,是朝庭的珍品,送给胡奶奶做件袄子穿。

王  喜:我再替胡奶奶谢赏。

春  草:拿着吧,王守备,这是几瓶多年的老绍兴,送给衙门口的弟兄们,让他们也喝个痛快。

王  喜:我代弟兄们也谢赏啦。

春  草:放哪呀。

王  喜:挂在这儿。

春  草:挂起来……王守备,这是几包蜜饯,是京城的特产,送给胡府和你府的小公子小千金的。

王  喜:小姐想的可真周到呀。

春  草:啊呀,差点忘了。

王  喜:还有哩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你看,这是一面大号的上等梨花镜,是我们小姐送给你的。

王  喜:小姐送给我的?

春  草:哎,是你的她。

王  喜:她是谁呀。

春  草:哟,连令夫人也忘了。

王  喜:闹了半天原来是我们铁蛋他妈呀。

春  草:放在哪里呀。

王  挂:来,挂在这儿

春  草:王守备,你拿得了吗?

王  喜:拿得了,拿得了。

(唱)手中拿腋下夹胸前还挂,

今日里好造化满载归家。

为什么小姐贤慧相爷惹人怕,

春  草:王守备,你看谁来了?

王  喜:(唱):见相爷吓得我腿软腰麻。

春草,老相爷来了,我该怎么办?

春  草:藏起来,不叫你你可不要出来。

王  喜:好。

春  草:小姐小姐。

半  月:(念)“来书阅罢意重重,

道称薛生当世雄。

人传他是阁老婿,

老夫不许他乘龙。

首付京都来领赏,

升官御宴好酬功,

案情重大须明决,

休再一味两可中。”

爹爹,你好狠的心哪!

春  草:小姐,待我把它烧了去。

半  月:慢着,将书信烧毁,王守备如何交差。

春  草:小姐,那你看一看能不能改一改。

半  月:待我看来,人传他是阁老婿,老夫不许他乘龙。

春  草:这不许不许的。

半  月:这不许……我倒想起来了,昔日许茂公将不赦牢李世民的不字改为本字。

春  草:不字改为本字,这一个能改,这一个能改。

半  月:只是还有一句。

春  草:哪一句。

半  月:首付京都来领赏。

春  草:首府。

半  月:唉,首付不是首府。

春  草:噢,就是要脑袋呀,这可怎么办呀,这可怎么办呀,公子有救了。

半  月:西安乃是陕西首府。

春  草:胡知府乃一府之首。

半  月:将这付字加上三笔。

春  草:就变成了一个府字。

半  月:首府京都来领赏。

春  草:公子的脑袋保住了。

半  月:快取笔砚来,快快念来。

春  草:(念):来书阅罢意重重,

道称薛生当世雄。

人传他是阁老婿,

老夫本许他乘龙。

首府京都来领赏,

升官御宴好酬功。

案情重大须明决,

休再依诿两可中。

半  月:公子有救了。

春  草:姑爷也认准了。

半  月:死丫头。

春  草:王守备,王守备

王  喜:相爷走了。

春  草:相爷走了,你也赶快走吧,等等,还有你这要命得招文袋。

王  喜:哎哟,我差一点忘了,春草,我走了。

春  草:慢着点。


卿清赏戏的戏曲和英语博客

http://yanjinqing.blog.163.com

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【日志】、【相册】、【收藏】,绝对不虚此行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