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本着宽和、平静的心态,行走在古典与时尚之间,坚持原则,沉着应对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是独一无二的,谁也不可能对他人的内心世界有彻底的理解,任何友谊和爱情都有时空的局限,就是自己对自己,也不可能真正把握最深层、最隐蔽的底蕴和玄机,以至许多人不得不担任从未设计过的命运角色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豫剧音配图《三上关》马金凤“带皇兵四十单三万”+“薛金莲一言骂死我”+戏词赏析(感谢博友唐小宝说戏的资料)!个别戏词,我修改啦!  

2013-03-30 20:48:48|  分类: D【豫剧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豫剧音配图《三上关》马金凤“带皇兵四十单三万”+“薛金莲一言骂死我”+戏词赏析(感谢博友唐小宝说戏的资料)!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  《三上关》豫剧传统剧目。又名《反西唐》、《平杨胆》、《姑嫂斗》、《樊梨花征西》。写樊梨花刀劈杨藩之后,杨藩之弟杨胆,修书薛丁山,逼其杀妻(樊梨花)献头。徐勘请旨梨花挂帅,丁山与妹金莲为先行西征。金莲至锁阳关与其夫窦一虎商议欲谋害梨花,献梨花头与杨胆。一虎不从,且迎、送梨花甚恭。兵至白马关,丁山出兵,被杨胆擒拿。梨花假意自缚请罪,乘机夺剑执杨胆,命释丁山。金莲放丁山入城,暗箭射向梨花,杨胆追来,梨花负伤迎战,在庙中产子薛刚。危急中窦一虎擒杨胆,救梨花回营。

  •     所有的介绍和戏词,转自博友“唐小宝”,太谢谢啦!真全!

  • 唐小宝说戏   演尽人间沧桑事,唱尽世间悲欢情。http://blog.163.com/tangbianluo_2008a@126/

  • 豫剧音配图《三上关》马金凤“带皇兵四十单三万”【卿清赏戏 制作】
  • 再听着唱腔解释这个唱段。

         带皇兵四十单三万,

         还有那两万兵没有带完。

        两万人马撇在了长安,

        镇守潼关 ,

        保住了唐王我主十万江山。

        怕只怕那外国胡儿越过边,

        因呀因此事,因此事有本帅我无有带完。

        (王艺生老先生曾对这几句做过解释:原来开头第一句是“带皇兵四十单五万”,一位沙河调老艺人开口唱成“四十单三万”,少唱了“两万”,怎么往下唱呢?这位老艺人凭借他多年的舞台经验,即兴发挥,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因完全没有改变剧情,且又交代了为什么“两万人马撇在了长安”的原因,引来了一阵喝彩。从此,许多艺人都采用了这种唱法。当然,也有人还是“带皇兵四十单五万”的唱法。)

        风吹着马尾条条现,

        一枝花稳坐在马上鞍,

        马漟着黄土,可是一溜烟。

    (传统戏中也有写景,樊梨花坐在马上,风吹黄土一溜烟,威风凛凛,多么气派!)

        我心中也不把旁人瞒怨,

        埋啊埋怨声啊,

         那龙虎状元薛丁山,

        还有个狠心的名叫个薛金莲啊。

        都只为那杨胆贼有书谏,

        一封书下本在俺的辽府前。

        我的将军(指薛丁山)打开书呈仔细观看。

        啊,可是不好了,

        樊梨花我身旁起了祸端。

        为只为他的兄长名叫个杨藩,

        俺朝若不把本帅来献,

        杨胆儿到秋后可是要江山。

    (《三上关》是在《刀劈杨藩》那出戏的后面,上出戏樊梨花把西唐将军杨藩劈了,杨藩的弟弟杨胆怎么能不恼怒樊梨花?于是下书到唐朝,要献出樊梨花的首级才肯罢休,不然,就要起兵反唐。)

        我的将军看罢书信心焦闷倦。

        索呀索阳关,

        来呀来了个那巧嘴八哥薛金莲,

        与婆母拜寿到在了长安。

        他与我的将军(仍指薛丁山)哪,只把那计来定,

        诓在了荒郊可是要杀俺。

    (说樊梨花的小姑薛金莲,与哥哥合谋要杀害她。这里指出,薛金莲的丈夫、镇守锁阳关的窦一虎可是个好人,最后还救了樊梨花的命呢!)

        樊梨花上前去我飘飘拜见,

        啊,可是不好了,

        薛丁山背后行了奸。

        唰啦啦他抽开那个剑连环,

        给我个恶虎吞在脖项。

        啊慌再也不忙啊,

        把宝剑夺在了我的手边。

        给他个顺那手 只之把羊牵,

        我有心在荒郊把他杀坏,

        这一个羞名我可怎担?

    (这一段说,薛丁山拔出剑来要杀樊梨花,而樊武艺高强,顺势夺过宝剑,来了个顺手牵羊,欲杀薛丁山。后两句是说,如果把薛杀了,留下个过去杀前夫杨藩,现在又把丈夫薛丁山杀了,这“羞名”我可怎担?看这位女英雄考虑问题还是够细致的。)

        啊,可是凑巧了,

        徐老年伯到在了跟前。

        伯父在荒郊他把我来问,

        问得我张口容易合口难(因属于家务事,不便开口),

        我二目落泪无有搭言。

    (关键时候,徐勘——即徐茂公又到了,问她何故?一肚子委屈的樊梨花“二目落泪无有搭言”,把剧中人的表情、神态写的如见其人。)

        他把俺带领到辽王的府,

        两辽王府内问事端,

        来路之事讲说一遍,

        才知道樊氏梨花满腹有屈冤。

    (樊梨花在两辽王府内把来龙去脉讲说一遍,才让“上级领导”知道了她满腹的屈冤。)

         伯父进宫院去把本谏,

        唐王爷那一通圣旨往下传:

        温英候我挂印军阵为帅,

        他丁山兄妹马(前)他的先行官。

         (徐茂公进谏,皇帝封樊梨花为征西大元帅,丁山兄妹为她的先行官。最后一句我加了一个“前”字。)

        此一番到在了西唐路上,

        可该我樊梨花报一报仇冤。

        薛丁山要把我的将令犯, 

         重打他四十棍杀在了后边。

         薛金莲要把我的将令犯,

        你想得活命可是难上难。

        (这几句无须解释,你丁山兄妹还得听我的,不听我的要报一报仇冤。但唱词中清楚表明,对薛丁山重打他四十棍而已,而薛金莲不听我的话,就要杀。)

       为什么一样人两样看?

        薛金莲 她在那个中间来回翻,

        连累俺这少年夫妻不得团圆 。

       (都是你薛金莲在中间翻弄是非,才害得俺夫妻失和,说明了她恼恨小姑的原因。)

        二来是,薛丁山俺少年夫妻,

        可是恩义宽,此话也就是这样一想,

       临起身我的婆母娘嘱托过俺:

       她言讲我的元帅呀!

       大人不把那小人怪,

       那宰相肚里能磨舟船。

       你千不念来你万不念,

       念起来为娘我的老脸面。

       此一番到在那西唐路上,

        我的儿媳呀!

        你妹妹年纪幼儿媳照管。

       (樊梨花想起来小姑如何对她不好,但又想起来,临起身婆母娘对她说了一番诸如“大人不把那小人怪,那宰相肚里能磨舟船”之类的夸奖话后,又嘱托她说:“你妹妹年纪幼儿媳照管。”)

        罢罢罢暂且咽,

        念起来婆婆我把她担。

        (最后樊梨花还是以大局为重,以家庭和睦为重,也顾及婆母的脸面,不计前嫌,首先要完成的征西的重任。也给这出戏后面的“姑嫂和”埋下了伏笔。)

        出京来打罢了彩旗面,

        虽然见字小那写得全,

        走一站,又见那马步官员来接俺。

        上马身,传令箭,马步将官听我言:

        途路公买要公卖,

        恁莫要扰乱百姓田。

        听我令必有赏,

        不听令插箭游营盘。

        忙吩咐众三军往前哨探,

        樊梨花带人马,

         我去征西番啊。

    (这一段通俗易懂,无须解释。)

    (个别字顶的不太真,如果有误,请加指正!如果对我的解释有什么不当之处,更要洗耳恭听!)

    这出戏戏是帅旦的唱功戏,很多故事情节是靠樊梨花的唱表现出来的,正像《大祭桩》那样,许多故事情节都是通过黄桂英的唱腔来表现出来一样。这出戏固然也可列入“征战戏”(例如“四大征”等戏)系列,但它把樊梨花、薛丁山、薛金莲、窦一虎等人之间的亲情、是非、恩怨,甚至仇杀交织在一起,但最后以中国人所崇尚的“和为贵”,各种矛盾得到调和而收场,也就是体现了“和谐”的理念,从这一点说,这出戏还是一出值得肯定个好戏。

    马金凤在这出戏的唱腔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,可以与她在《花枪缘·南营》的那段唱腔相媲美。如果有哪位唱得好的专业演员或戏迷,能把这一段唱下来,肯定能获得喝彩。 

  • 豫剧音配图《三上关》马金凤“薛金莲一言骂死我”【卿清赏戏 制作】
  • 哭了声薛皇姑,我再叫声薛家的大姐,你骂我旁阁墉前在此,好不该冲着众家姐妹、满营三军,你骂我杀夫献夫、嫌丑爱俊、朝前作揖(?),你可是我了
  • 啊——我的妹妹呀,薛金莲你一言骂死了我,讲出来话儿硬,亚赛过毒药。
  • 老王爷为上番邦为坐,俺年年进宝贝恁的朝阁。

    整三年前,还无有瑰宝进爵,

    你哥哥(指薛丁山)带人马前来伐我,

    带人马也不必前缘哥(是否指前夫杨藩?),

    搁不住我樊氏梨花一马来戳。

    眼看看你的哥哥军阵落马,

    耆老严伯(指徐茂公)到阵坡。

    你伯父在荒郊跟着我,

    劝说我樊梨花投朝阁。

    近年来我招赘你的小哥,

    妹妹呀,你看我头戴高命(?,头上戴的冠叫什么名字,着实不懂),

    我这身穿紫罗,你这丫头,也就是小妹妹你恨我,

    有嫂嫂待妹妹,这哪里有错?

    丫头,你把我这三过,嫂嫂面前无依托。

    你看那满营三军、众家姐妹所指着,

    无人再搭档不走弯罗(?)。

    把我的心肝良心我磨上一磨,

    管叫你人头往下落。丫头!

    恨上来传的爱情一个将令座,我的婆母啊,

    恨上来传一个将令座,

    忽然间想起来老婆婆。

    临西时婆母娘嘱托我,

    她叫我征西路上担待着,

    担待担待哪一个?具都是薛氏金莲呐,你这小贼棵(河南骂人话)!

    气得我眼发慌、牙咬错、手指松、乱跺脚,

    闲时间瞅见我的众姐妹,小丫头讲话我该咋着?

    怒而不息大帐里坐,薛金莲你活活气死我。



  • 马金凤是豫剧舞台上少有的演戏最多的艺术大家,一辈子唱了不少好戏。除了她的代表作“一挂两花”(《穆桂英挂帅》、《花打朝》、《花枪缘》)外,在他的其他作品中,可与上面三出戏相媲美的,非《三上关》莫属。这也可能我在建国前夕,在开封就看了她的这出戏,或许有先入为主的因素在里面(我在当年看马金凤《三上关》的记忆,可见我的博文《为马金凤喝彩》一文)。

    说这出戏是豫剧的传统老戏,能老到什么程度?可以用“老到了牙”四个字来形容,剧情来套,唱词土的不能再土。就是这样一出老戏,却在几十年前,让不少豫剧老艺术家唱来唱去,唱出一些新意来。究其原因,一是故事情节还有吸引人之处,有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之间以及姑嫂间的是非恩怨;二是在这出戏中,老艺人创造了许多耐听的唱段,当时受欢迎,至今仍为人们所称道。

    这出戏我知道的,是在上个世纪30年代就非常流行,当年河南常演的有《刀劈杨藩》、《三上关》、《老羊山》等颂扬樊梨花的戏,记述了巾帼英雄樊梨花从西夏带兵归顺唐朝的故事,后来被改编成《三请樊梨花》、《三休樊梨花》、《梨花归唐》,或者干脆叫做《樊梨花》等戏。当时不独我们河南戏有,而且影响到全国,京剧有,大部分北方剧种都有,连南方的绍剧、婺剧、粤剧等不少剧种也有演出。近些年来,樊梨花的故事还被搬上了电视屏幕。

    樊梨花的故事比穆桂英的故事还要早个400来年(一个在隋唐,一个在宋初),并且更具传奇色彩,我儿时看连环画还记得她从小被梨山老母带到山上学艺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,还能腾云驾雾,像金庸笔下的众多女侠客一样。戏曲舞台上,虽然没有了这些色彩,但仍是扎大靠,着战袍的一身戎装。近几十年还被披上一些爱国色彩,与穆桂英不相上下,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女英雄。

    在传统老戏中,以樊梨花为主角的戏中,《三上关》是其中最有影响的剧目之一,但它有多个演出版本,且故事情节有所不同,还有相互矛盾、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,先介绍这出戏的故事梗概。《三上关》又名《反西唐》、《平杨胆》、《姑嫂斗》、《樊梨花征西》。写樊梨花刀劈杨藩之后,杨藩之弟杨胆,修书薛丁山,逼其杀妻(樊梨花)献头。徐勘请旨梨花挂帅,丁山与妹金莲为先行西征。金莲至锁阳关与其夫窦一虎商议欲谋害梨花,献梨花头与杨胆。一虎不从,且迎、送梨花甚恭。兵至白马关,丁山出兵,被杨胆擒拿。梨花假意自缚请罪,乘机夺剑执杨胆,命释丁山。金莲放丁山入城,暗箭射向梨花,杨胆追来,梨花负伤迎战,在庙中产子薛刚。危急中窦一虎擒杨胆,救梨花回营。

    这出戏是帅旦唱功戏,其中有垛板、闪板等难度很大的唱功。豫剧名家阎立品、桑振君、关灵风、吴碧波、单绍莲等都唱过这出戏,马金凤的《三上关》是跟谁学来的?我查阅网络资料,最早是先于陈素真的豫剧女演员王润芝的拿手戏,后来司凤英把戏接过来,唱红了开封。马金凤曾拜师司凤英学戏,这样说来,马金凤的《三上关》是跟师傅学来的,至少深受影响。我50多年前,在开封和平戏院看过侯秀珍的樊梨花的戏,《刀劈杨藩》、《三上关》、《老羊山》全看过,所以我对《三上关》情有独钟。

    过去曾认为在豫东地区流行这出戏,昨天晚上在河南戏曲广播由王博主持的《梨园留声机》栏目中,听到了今年80多岁的豫西调名老艺人苏兰芳演唱的《三上关》,才知道这出戏在豫西也有演出市场,同时,我省稀有剧种宛梆、怀调、大平调亦有此剧目。

    马金凤在《三上关》中,把她善于利用“二八”板式,演唱大段唱词的技巧发挥得淋漓尽致,在“薛金莲一言骂死我”、“带皇兵四十单三万”、“带人马前呼后又拥”等清脆优美的唱段,越听越爱听,充分洋溢着她咬字清晰,字正腔圆,尾音干脆,似唱似说,轻松自如,旋律明快,平中见奇,俗中见巧的声腔特点,足可以与她的“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”、“老身家住南阳地”等名段相媲美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出戏中,唱腔乡音乡语,土腔土调,土香土色,通俗易懂,诙谐幽默,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,反映出豫剧原生态的演唱特点,我们举出几个例子加以说明。

    “樊梨花出帐来,我这笑呵呵,恁们看看,小妹妹把脸还耷拉着,那白眼珠子来看我,背膀手关门来待我,我的妹妹呀,你这种礼遇跟谁学呀!”把薛金莲此时的心态、表情刻画的惟妙惟肖。

    “我这个斩字未曾出口,窦妹夫那里他害心惊,扎跪倒马前来讲人情。还恐怕吓坏了窦总兵。你们看看,刹时间恰赛一个磕头虫啊!”这段唱腔也把妹夫窦一虎也刻画得活灵活现。

    再如,樊梨花“出征”一场中,出场时长达百句的唱段前面几句唱词是:“带皇兵四十单三万,还有两万兵没有带完,两万人马留在了长安镇守三关,保住了唐王我主十万江山。怕只怕那外国胡儿越过边,因啊因此事,因此事有本帅我没有带完。”唱词土的不能再土,但唱得委婉好听,还是受百姓所欢迎。

    前两年由河南青年豫剧演员魏俊英主演的大型新编古装豫剧《樊梨花》,我认为剧本的修改颇有新意,但其中唱腔完全没有了当年老一代艺术家演唱此剧的影子,未免有些遗憾。由此想到,如果让崇尚新古典主义的石磊先生,根据故事,吸取马金凤唱腔中的精华部分,重新打造这出戏,一定会有许多亮点。马金凤已年事已高,已不再可能登台演出,可否从她的学生中(如柏青、关美丽等)物色合适的人选。

  •     所有的介绍和戏词,转自博友“唐小宝”,太谢谢啦!真全!

  • 唐小宝说戏   演尽人间沧桑事,唱尽世间悲欢情。http://blog.163.com/tangbianluo_2008a@126/

     


     



  •   评论这张
     
    阅读(1316)| 评论(4)
    推荐 转载

    历史上的今天

   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    评论

    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页脚

  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