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本着宽和、平静的心态,行走在古典与时尚之间,坚持原则,沉着应对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是独一无二的,谁也不可能对他人的内心世界有彻底的理解,任何友谊和爱情都有时空的局限,就是自己对自己,也不可能真正把握最深层、最隐蔽的底蕴和玄机,以至许多人不得不担任从未设计过的命运角色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下河东》(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  

2013-11-18 12:30:25|  分类: J【晋剧戏词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古 装 戏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下河东》(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 

张 家 口 青 年 晋 剧 团

 

 

第  一  场

[北宋初年。

[汴梁,金殿。

[幕启:宫人、太监拥赵匡胤上。

赵匡胤:(引)扫狼烟天下一统,

盘龙棍举世闻名。

南征北战定乾坤,

群雄归宋四海平。

可恼刘均扰边境,

岂容北汉踞河东。

孤,大宋天子开宝王,御讳赵匡胤。

[内击镛声。

太  监:何人击镛?

[呼延寿廷声:“呼延寿廷”。

太  监:禀万岁,兵部击镛。

赵匡胤:兵部上殿。

太  监:万岁有旨,兵部上殿。

呼延寿廷:接旨……

(念):河东刘钧发战表,

急上金殿奏当朝。

臣,呼延寿廷叩见万岁!

赵匡胤:爱卿平身。

呼延行廷:谢万岁。

赵匡胤:呼延爱卿连声击镛,莫非有了军情?

呼延寿廷:正是。河东刘钧勾结辽邦,打来战表,要夺大宋江山,战表呈上,请主御览。

赵匡胤:呈上来。刘钧小孺子,尔踞河东,竟敢分疆裂土,今又勾结辽邦来犯,王我兴兵有名了,呼延爱卿听旨,就命你统兵十万前去征讨。

呼延寿廷:臣,遵旨!

[欧阳芳声:“欧阳芳见驾”

欧阳芳:臣欧阳芳参见吾皇万岁,万万岁!

赵匡胤:老爱卿到了,平身落座。

欧阳芳:谢万岁。万岁,适才我主传的何旨?

赵匡胤:河东刘钧打来战表,要夺大宋江山,孤命呼延爱卿统兵十万前去征讨。

欧阳芳:万岁不妥。

赵匡胤:却是为何?

欧阳芳:万岁!

(唱)万岁爷观风云心明如境,

此一番也不可掉以轻心。

近日来满朝堂纷纷议论,

说什么安邦定国全靠那呼延兵。

赵匡胤:啊,有这等事!

欧阳芳:(唱):自古来龙争虎斗烽烟滚滚,

胜者为王败者寇弱者为臣。

拥重兵远朝廷举足轻重,

需提防将在外概不由君。

赵匡胤:(唱):听罢言来暗心惊,

耳旁犹闻风雷声。

当年金殿领王命,

北伐刘汉统禁军。

陈桥兵变建大宋,

君为臣来臣为君。

这天回地转记犹新,

需防重演在当今。

欧阳相……

此番兴兵干系重,

该命何人掌三军。

欧阳芳:万岁……

(唱)圣上威名震四海,

盘龙宝棍决浮沉。

何妨亲征平刘汉,

青史名标开宝君。

赵匡胤:(唱):爱卿所奏多中肯,

不愧寡人心腹臣。

就命老相掌帅印,

保驾亲征下河东。

欧阳芳:蒙主恩宠,臣自当以死报效!

赵匡胤;速将兵部召回!

欧阳芳:遵旨!万岁有旨,兵部上殿。

呼延寿廷:领旨,万岁,将臣召回还有何谕?

赵匡胤:呼延爱卿,此番征讨河东非同小可,孤王我要御驾亲征。

呼延寿廷:臣愿以死保万岁前去。

赵匡胤:孤已改命欧阳相为帅。

呼延寿廷:这……万岁,欧阳相乃文职官员,如何挂得帅印?

赵匡胤:岂不知将在谋而不在勇。

呼延寿廷:啊,万岁……

赵匡胤:不必再奏,下殿去吧。

呼延寿廷:遵旨!且住,万岁矫令易旨,分明是欧阳芳从中作祟,

他乃北汉旧臣,诓主河东,争帅领兵,万一有诈,如何了得?这……有了,我不免二次上殿,哪怕讨得一兵一卒,也好随军征战,暗暗保驾。万岁!

赵匡胤:呼延爱卿,为何去而复返?

呼延寿廷:万岁此去河东,为臣实是放心不下,故而二次上殿,犯颜请命。

欧阳芳:呼延大人,莫非为争帅而来?

呼延寿廷:哎呀万岁,为臣岂为争帅而来,不过是在元帅帐前讨得一兵一卒,进则为万岁开路,退则为万岁断后,只求平刘汉,归一统,万岁康健,国泰民安。臣死而无憾!

欧阳芳:万岁,此去河东关系重大,依臣看来,呼延大人还是不去的好。

呼延寿廷:去得好……

欧阳芳:不去得好……

赵匡胤:慢着,呼延爱卿倒是一片忠心,欧阳相原是河东旧臣,虽有忠心,不可不防。二爱卿听旨,孤命欧阳相为帅,呼延寿廷站前先行,此去河东,务需将相共勉,凯旋归来,寡人定有封赏。

欧、呼:臣遵旨!

赵匡胤:退班。

呼延寿廷:元帅,请问元帅几点卯?

欧阳芳:这点卯么,本帅巳时点卯,准你回府别家,你要速去速回。

呼延寿廷:遵命!

欧阳芳:哎呀且住,呼延寿廷讨得先行,此番兵到河东与老夫大大得不利,待老夫提前点卯,叫尔难以提防。

 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下河东》(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第  二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紧接前场,呼延寿延府第。

        [幕启:罗氏、呼延金莲、呼延赞上。

罗  氏:(念):边陲急报军情紧,

老爷上朝请长缨。

金  莲:(念):盼望爹爹挂帅印,

呼延赞:(念):随父杀敌立战功。

[内声:“老爷回府”

罗  氏:有迎!老爷下朝了?

呼延寿廷:下了朝了。

罗  氏:老爷,不知万岁怎样传旨?

呼延寿廷:圣上传旨,御驾亲征。

罗  氏:圣上御驾亲征,边患一鼓可平,此乃社稷黎民之幸也。

呼延寿廷:夫人哪,你可知此番出征,何人挂帅?

罗  氏:何人挂帅?

呼延寿廷:乃是奸相欧阳芳。

罗  氏:欧阳芳乃北汉旧臣,岂可挂得帅印?

(唱)兴师边陲非小可,

轻信奸佞凶险多。

北汉旧臣挂帅印,

倘有闪失奈若何。

呼延寿廷:(唱):夫妻心意正相合,

故而挺身走坎坷。

讨得先行保驾去,

鞍前马后紧巡逻。

罗  氏:这 ……老爷呀!

(唱)明知老贱心叵测,

此去必定起风波。

他有帅印难容我,

咱孤掌难鸣怎报国。

呼延寿廷:夫人哪!

(唱)大好河山一旦破,

百姓那堪遭兵祸。

一片丹心昭日月,

哪管身后是非多。

金  莲:爹爹呀,此去河东,既是险境,还是不去也罢!

呼延寿廷:随行保驾,岂不有去之理。

呼延赞:爹爹,去也不难,待孩儿去到校场,揪住老贼,夺回帅印,交与爹爹执掌。

罗  氏:儿们莫要胡言乱语。

呼延寿廷:夫人哪!

(唱)临行一言来叮咛,

需防赞赞把是非生。

罗家山上去投奔,

教子学武长成人。

罗  氏:(唱):老爷嘱咐牢牢记,

院公,酒来——

        [院公端酒上,罗氏给呼延寿廷敬酒。

一杯水酒壮行程。

谨记为妻一句话,

老爷处处要小心。

万般委屈藏心底,

提防暗箭来伤身。

家  将:报,禀老爷,大事不好。

呼延寿廷:何事惊慌?

家  将:元帅校场点卯,老爷你误卯了。

呼延寿廷:啊,是我下殿之时,元帅讲得明白,言说巳时点卯,现在辰时刚过,巳时未到,何言有误?

家  将:啊呀,老爷呀,三军将校现已齐集校场,言说辰时点!

呼延寿廷:啊!

家  将:请老爷速速披挂上马!

呼延寿廷:啊……欧阳芳,老贼!未曾发兵,先设陷井,何其毒也。家将!

家  将:在!

呼延寿廷:待爷后堂披挂,速速与爷带马!

家  将:啊!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寿廷匆匆下。

金  莲:母亲,儿我也要跟随爹爹一同前去。

呼延赞:母亲,儿我也要前去。

金、赞:母亲……母亲……让儿去吧!

罗  氏:唉!不明白的儿啊……

(唱)可叹万岁受蒙哄,

是非不辨信佞臣。

儿父舍身走险地,

怎叫儿们同路行。

金  莲:(唱):既然河东是险境,

更该随父去出征。

罗  氏:也罢,儿啊,此去河东,你要多多保重,速到后堂更衣。

金  莲:儿遵命。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金莲下,呼延赞随下,呼延寿廷声:“家将,带马!”披挂上。

罗  氏:老爷……

呼延寿廷:夫人……

罗  氏:老爷,欧阳芳险恶狠毒,大权在握,此去河东,你要保重了。

呼延寿廷:夫人哪!

(唱)老贼纵然设陷井,

一手难掩众三军。

生生死死为大宋,

夫人切切记在心。

带马……

金  莲:爹爹,快快上马。

呼延寿廷:金莲,你……

罗  氏:老爷,此去河东,为妻实是放心不下,就叫金莲她去吧。呼延寿廷:这……

金  莲:爹爹……

呼延寿廷:带马,夫人,你要保重了。

[呼延赞声:“爹爹……”执钢鞭上,罗氏拦住呼延赞,与呼延赞同下。

第  三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校场元帅帐。

        [点犯声:“前营!有。后营!有。左营!有。右营!有。

欧阳芳:先行官!

宋  兵:不到!

欧阳芳:先行官!

宋  兵:不到!

欧阳芳:啊?

赵匡胤:元帅,人马可曾点齐?

欧阳芳:人马点齐,独差先行。

赵匡胤:什么,独差先行?

欧阳芳:正是。万岁,金殿以上,老臣亦曾奏明,呼延寿廷素疑老臣,命他先行,诚恐不服。如今三卯已过,人还未到,若到两军阵前,违令抗命,如何了得!

赵匡胤:传先行……

呼延寿廷:来也!参见万岁!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不理。

呼延寿廷:参见元帅!

        [欧阳芳不理。

呼延寿廷:叩见万岁、元帅!(跪倒)

赵匡胤:先行官,元帅校场点卯,你往哪里去了?

欧阳芳:先行官,万岁来到校场,为何不见你来接驾?

呼延寿廷:万岁,为臣下殿之时,元帅对我言得明白,巳时点卯,准臣回府别家,实是不知提前校点。

欧阳芳:啊呀万岁呀,辰时点卯三军皆知,臣亦奏明圣上,哪有提前校点之事啊。

赵匡胤:未曾兴兵,先慢军令,而今又巧言利辩,该当何罪!

欧阳芳:万岁,先行违抗军令本应重责,念老臣奏情,饶过他头次才是。

赵匡胤:欧阳相不计私怨,忠心可嘉,先行官,看在元帅份上,饶过你头次,不可再犯。

呼延寿廷:谢过万岁。

赵匡胤:还不谢过元帅?

呼延寿廷:谢过元帅。

欧阳芳:禀万岁,人马点齐,候我主传旨。

赵匡胤:元帅听旨!

欧阳芳:臣。

赵匡胤:此番征讨河东,三军将校不许出营,听孤传旨,依计而行!

欧阳芳:领旨。众将官——

宋  兵:有。

欧阳芳:此番兵到河东,歇兵三日,无有圣旨,一概不许出营。

宋  兵:啊!

欧阳芳:兵发河东!

        [欧阳芳、呼延寿廷和宋兵同下。

第  四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北汉军营。

        [幕启:刘钧领兵上。

刘  钧:(念):雄跨河东太原城,

刘汉帐下将如云。

虎视中原赵匡胤,

灭他赵氏俺为尊。

孤,刘钧,适才欧阳芳射来小书一封,约孤沙场相会,儿郎们,迎上前去。

[刘钧率汉兵转场,欧阳芳暗上。

刘  钧:来的你是欧阳芳?

欧阳芳:正是老臣。千岁,先将人马暂退一箭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[刘钧挥手,汉兵退下。

欧阳芳:千岁,老臣甲胄在身,不能大礼参拜,马上一躬。

刘  钧:免,你主初到河东,不知如何用计?

欧阳芳:那赵匡胤兵到河东,要分兵聚水倒灌你太原城。

刘  钧:厉害呀!

欧阳芳:千岁,如今之计,需是连番叫阵,逼得他难以分兵聚水,宋营之内自有老臣接应。

刘  钧:嗯,照计而行!

        [报子急上。

报  子:宋营先行呼延寿廷暗伏一旁。(下)

刘  钧:啊,欧阳芳,老匹夫,你明约孤沙场相会,却派呼延寿廷暗伏一旁,你哄骗谁来,体走,看刀!

欧阳芳:啊呀,千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[刘钧将欧阳芳打落马下,呼延寿廷上,舍身相救,交战,刘钧败下。

呼延寿廷:元帅快快上马。

欧阳芳:好先行,杀。好怕也,好险也。一句话未曾讲明,就被刘钧打下马来,若非先行舍命相救,焉有老夫的命在,好先行,好先行。哈哈哈……啊!说什么好先行,今夜之事他若奏明圣上,如何了得?嗯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。来呀,打鼓,升帐,传先行!

呼延寿廷:元帅受惊了,元帅吃苦了?

欧阳芳:本帅受的什么惊,吃的什么苦。

呼延寿廷:元帅被刘钧打下马来,岂不是受惊了?

欧阳芳:我来问你,你今出营,可有圣上旨意?

呼延寿廷:无有。

欧阳芳:本帅将令?

呼延寿廷:也无有。

欧阳芳:大胆的呼延寿廷,一无圣旨,二无将令,竟敢私自出营,该当何罪?

呼延寿廷:元帅哪,末将身为先行,进有劈关斩将之责,止有巡营辽哨之任,此乃本职所在,何言有罪?

欧阳方:啊!

呼延寿廷:元帅出营,先行自当暗中跟随保护,何罪之有?

欧阳方:这……

呼延寿廷:这两军对垒,夜深人静,元帅一人出营,恐有不便吧?

欧阳方:啊!呼延寿廷是你私自出营,你不来认罪,反而冷言冷语,假设本帅,你可知军法无情!(拔剑威胁)

呼延寿廷:哼哼,请问元帅,你今出马,可有圣上旨意?

欧阳方:这……

呼延寿廷:既无圣旨,私自出营,元帅你又待怎讲?

欧阳方:嘟,呼延寿廷,大胆的呼延寿廷,本帅今夜亲临前沿,乃是上观天文下察地理,熟思韬略,方好用兵。谁知偶遇刘钧窥营,本帅正拟诱兵之计,滚鞍下马,活捉贼首。是你私自出营,惊吓鱼儿不能落网,看起来就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拔剑示威,众将示威)

欧阳方:也罢,看在众将份上,死罪饶过,活罪难免,来呀!将先行官拉下去,与爷重打四十大板,说是与爷打打打!

        [宋兵押呼延寿廷下。

        [内报棍声:“一十、二十——”。

欧阳方:本帅打你公也不公?

呼延寿廷:不公!

欧阳方:服也不服?

呼延寿廷:不服!

欧阳方:哼,本帅按律行令,不公也是公,不服也是服。先行官,从今往后,有了圣上旨意、本帅将令,许你出营,无有圣上旨意、本帅将令,不许尔出营,拉出帐外。奉墨侍候!

奸  细:是。

欧阳方:(写信)这封密信送与刘钧那里。回来!叫尔立等回音,小心快去。

奸  细:是。

欧阳方:正是:斩断昏王臂一条,

借刘灭宋登龙朝。(下)

第  五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路上,月夜清冷。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寿廷内唱:阴风阵阵星光闪,

        [金莲搀呼延寿廷上。

呼延寿廷:(唱):风扯龙旗阵阵寒。

不许进帐面龙颜,

君臣咫尺千里远。

隔帐如隔数重山,

恨只恨贼欧阳居心奸险。

叹只叹万岁爷蒙在鼓里边。

怕只怕一旦间风云突变,

痛只痛重重伤怎保圣驾跨雕鞍。

金  莲:爹爹,抓住一名奸细。

呼延寿廷:押上来!你不是元帅的亲随么,到此做甚?

奸  细:元帅差遣,他人无权过问。

呼延寿廷:为何从贼营而来?

奸  细:这……

金  莲:既不招认,搜!

呼延寿廷:打坏先行,速来偷营,欧阳芳。即刻兵到,计斩先行,刘钧。好奸贼!带下去。

家  将:走!(押奸细下)

呼延寿廷:待我闯龙棚。

二宋将:什么人?

呼延寿廷:先行有紧急军情要面见万岁。

二宋将:可有圣上旨意?

呼延寿廷:无有。

二宋将:元帅密令?

呼延寿廷:无有。

二宋将:一无圣旨二无将令,不准你见驾。

呼延寿廷:军情紧急,尔等休得阻拦。

二宋将:呼延寿廷造反……

呼延寿廷:(唱):猛听满营呼造反,

如雷惊炸在耳边。

自古谣言杀人利似剑,

要想分辨难上难。

        [家将上。

家  将:报——禀老爷,大事不好!

呼延寿廷:何事惊慌?

家  将:贼兵偷劫营来!

呼延寿廷:带马!

        [家将下,呼延寿廷欲上马,金莲急上,拦马。

金  莲:爹爹,你今出马,可有圣上旨意?

呼延寿廷:无有。

金  莲:元帅将令?

呼延寿廷:也无有。

金  莲:一无旨圣,二无将令,爹爹你万万去不得。

呼延寿廷:金莲,你闪开了。

金  莲:爹爹,才遭屈责,又被诬陷造反,如此处处蒙冤,爹爹为何还要挺枪走马?

呼延寿廷:儿啊,还不快去截杀!

金  莲:爹爹……

呼延寿廷:快去……家将!

        [家将拉马上。

呼延寿廷:(猛有所惊,伤痛欲倒,咬破手指,扯袍急书。递与家将血书)如有不测,速报夫人!龙棚保驾……

第  六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紧接前场,龙棚。

        [幕启:赵匡胤领御林军上。

赵匡胤:(唱);敌军为何来势猛,

竟然偷袭到龙棚。

莫非此事有内应……(进帐)

        [欧阳方上。

欧阳方:(唱):呼延寿廷不除功难成。

参见万岁!

赵匡胤:站过一旁。元帅,今晚贼兵为何来得如此急速?

欧阳方:依臣看来,定有内奸。

赵匡胤:内奸是谁?

欧阳方:万岁,我军初到河东,呼延寿廷命妻子家小投奔罗家山,日夜操演人马,其情可疑!

赵匡胤:有这等事?

欧阳方:今夜贼兵杀进营来,满营呼叫呼延寿廷造反,万岁难道未曾听见?

赵匡胤:(怒)传先行……

宋  兵:传先行!

呼延寿廷:参见万岁!

赵匡胤:先行官,今晚贼兵前来劫营,不见你来保驾,你往哪厢去来?

欧阳方:先行官,今夜贼兵前来劫营,不见你来保驾,你往哪里去来?

呼延寿廷:为臣守棚保驾,整整混战一夜。

赵匡胤:说什么混战一夜,我来问你,贼兵为何来得如此急速?

呼延寿廷:这……

赵匡胤:讲!

呼延寿廷:欧阳大人,难道你还不明白吗?

欧阳方:明白什么?

呼延寿廷:内奸作祟!

赵匡胤:内奸是谁?

呼延寿廷:万岁,我军初到河东之时,万岁传旨,三军将校不许出营,那晚正值末将巡营辽哨,只见一人单枪匹马,直奔贼营而去!

赵匡胤:啊!他是何人?

呼延寿廷:保驾元帅,欧阳大人!

欧阳方:哎呀万岁,呼延寿廷竟敢血口喷人,反诬老臣,明明是他私自出营,暗通刘钧,被为臣抓回营来,责打四十,此事三军皆晓,呼延寿廷,你还想抵赖不成?我来问你,我军初到河东,你命妻子家小投奔罗家山,日夜操演人马,意欲何为?

呼延寿廷:你……

欧阳方:我再问你,今夜贼兵杀进营来,满营呼叫,呼延寿廷造反,其情为何?

赵匡胤:好你大胆呼延寿廷,寡人待你一向不薄,尔竟敢图谋不轨,看起来就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寿廷急掏密缄,欧阳方猛抽刀砍死呼延寿廷。

赵匡胤:啊!

欧阳方:万岁,哎呀不好。

赵匡胤:寡人未曾传旨,为何斩先行?

欧阳方:叛逆之臣,留他何用?

赵匡胤:未曾取得凭证,岂可草率行事?

欧阳方:啊,为臣我莽撞了。

赵匡胤:哼,情知你也莽撞了!

赵匡胤:出帐去吧。

欧阳方:臣领旨。

赵匡胤:出帐去吧。

欧阳方:谢万岁。(无奈出龙棚,下)

赵匡胤:(急命御林军取过呼延寿廷手中的密信,观看,念)“打坏先行,速来偷营。欧阳芳!”(翻念)即刻兵到,计斩先行,刘钧!这……欧阳芳,奸贼!罢了,王的呼延爱卿哪……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下河东》(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第  七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罗家山后花园演武厅,黎胆。

呼延赞:(唱):赞赞学武罗家山,

又是呼延将一员。

他日替父去征战,

威风凛凛奏凯旋。

        [金莲急上。

呼延赞:姐姐,你回来了?

金  莲:回来了。兄弟,快快请母亲。

呼延赞:请母亲!

        [罗氏上。

罗  氏:金莲,你……

金  莲:母亲……

(唱)见母亲止不住泪如泉涌,

罗  氏:儿啊,怎么样了?

金  莲:爹爹他……

罗  氏:女儿快讲!

金  莲:(唱):爹爹他被昏王屈斩河东!

罗  氏:(唱):刹时间魂飞天外如痴如梦,

老爷呀……夫君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[金莲和呼延赞同哭。

罗  氏:(唱):手指河东骂昏君。

为什么你鞍马半生不辨奸和忠,

苦苦冷落了天下心。

我夫忠心保大宋,

东挡西杀建奇功。

南里征北里战,

阵阵不离呼延兵。

半生疆场未丧命,

可怜他龙棚含冤抱恨终身。

呼延赞:母亲!

(唱)罗家山兵马齐待命,

金  莲:(唱):即刻兴兵讨昏君!

罗  氏:(唱):臣若不忠臣该死,

君若不义枉为君。

赞赞儿后山点人马,

金莲女整顿呼延兵。

金  莲:遵命!(下)

[呼延寿廷画外音:“夫人”

(唱)生生死死为大宋,

夫人切切记在心。

罗  氏:儿们回来!

莲、赞:母亲讲说什么?

罗  氏:儿们且莫发兵,还需再思再议。

呼延赞:母亲哪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母亲你还思的什么,议的什么?

金  莲:(唱):母亲不肯行兵马,

呼延赞:(唱):急的赞赞两眼红。

手拉姐姐下山去——

罗  氏:(愤怒)回来 !下山作甚?

呼延赞:这……

罗  氏:什么?

金  莲:儿与我父……

罗  氏:怎样?

金  莲:爹爹……

(唱)下山与父设灵棚。

呼延赞:(唱):父仇不报难消恨,

金  莲:(唱):我姐弟跪倒灵前哭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[金莲、赞赞抱头痛哭。

罗  氏:(唱):孩儿们哭爹爹声声酸痛,

犹如乱箭穿我心啊。

儿父把命尽,

冤仇似海深。

朝夕共寒暖,

为娘岂无情。

只为别家日,

儿父有叮咛。

倘若违遗命,

怎对儿父在天灵。

        [家院急上。

家  院:(慌张地报)禀夫人!

罗  氏:讲!

家  院:欧阳芳公然降贼,勾结刘钧,将御营团团围定。

罗  氏:啊!你待怎讲?

家  院:欧阳芳将御营团团围定!

罗  氏:(唱):猛听万岁遭围困,

不由罗氏暗心惊。

国难当头军情紧,

不保大宋岂为忠。

呼延赞:(唱):打死昏王不要紧,

回头再除小刘钧。

金  莲:(唱):父仇得报国可保,

又尽孝来又尽忠。

罗  氏:(唱):一国无主天下乱,

谁掌朝政登龙廷。

呼延赞:母亲!

(唱)但等得胜回京地,

母亲你坐她个女朝廷!

罗  氏:(唱):赞赞儿真乃孩子性,

全然不懂爹娘心。

万万不可违遗命,

大宋存亡系儿身。

此去奋力除贱寇,

千万莫伤宋主君。

金  莲:兄弟。

(唱)且莫违拗母亲命,

呼延赞:(唱):见了昏王任我行。

罗  氏:(唱):儿们速速听将令,

姐弟双双为先行。

山前校场设灵位,

儿父灵前大点兵。

莲、赞:遵命!(下)

        [家将上。

家  将:禀夫人!

罗  氏:讲。

家  将:老爷临阵负痛,留得战袍血书。(将血书交罗氏)

罗  氏:(念):生死为一统,

呼延代代忠。

忍痛赴国难,

救驾发援兵。

(唱)血书遗命千斤重,

急赴国难发救兵。(下)

第  八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校场,灵棚。

        [幕启:三通鼓罢。三军、罗氏、呼延赞、金莲白盔白甲上。

罗  氏:(唱):旌旗飘号角鸣山摇地动,

罗家山军士们含悲愤,战马嘶长空。

白盔复白甲,儿们怒冲冲,

罗氏女怀血书正气在胸。

为国家且按下一己私情,

解围救驾举哀兵。

祭夫灵不由我阵阵隐痛,

暗地里祷上苍助我神功。

在校场我传下一道将令,

沿路上齐奋勇昼夜兼程。

有人问从何发来人和马,

咱本是边关重镇罗家兵。

兴兵不向别处去,

铁流千里卷河东。

若是有人来拦道,

原原本本说分明。

一不为讨封,

二不为功名。

为只为驱除贼寇灭奸佞,

生死为一统,

呼延代代忠。

忍痛赴国难,

星夜发救兵。

四方忠义齐响应,

义旗共举擒王兵。

催动人马向前进,

儿啊……

再叫金莲赞赞听。

儿们年幼初出征,

临阵千万要小心。

金莲女需谨慎,

河东之敌不可轻。

赞赞儿莫恃勇,

胜败还靠众三军。

此去倘若能得胜,

重设灵堂再祭灵。

一时疏忽遭不幸,

呼延永世断了根。

为娘嘱咐牢牢记,

回头再拜众弟兄。

助他姐弟旗开得胜,

呼延代代不忘洪恩。

众将马上齐激奋,

        [众转场,举“罗”字大旗上。

排山倒海下河东。

        [众下。

【原创】晋剧全本戏词《下河东》(感谢朋友“杜春江”提供) - 卿清赏戏 Yan - 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第  九  场

        [龙棚。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声:御林军,保驾着。上。

赵匡胤:(唱):困河东招凌辱心如刀绞,

愁得王两鬓白须赛银毫。

王好比凤凰落驾鸡笼罩,

又好似大鹏展翅缺翎毛。

入虎穴原为把虎子来找,

万不料中贼计误入笼牢。

闪得王左手抽刀难归鞘,

这才是祸不招人人自招。

下河东招围困朝夕不保,

谁为孤驱寇除奸保龙朝。

长夜里几番梦见先行到,

呼延爱卿守龙棚多费幸劳。

急出帐诉忠肠君臣修好,

但只见风扯龙旗残月高。

回账来悔的王痛倾肝脑,

忍泪眼伴孤灯达旦痛宵。

悔不该金殿不听忠言告,

悔不该鬼使神差疑贤豪。

悔不该欧阳芳挂了帅印,

悔不该屈斩先行命一条。

一步错步步错全盘错了,

恨不得将奸贱万剐千刀。

        [太监上。

太  监:报,禀万岁!

赵匡胤:何事?

太  监:罗家山发来一哨人马,与贼兵鏖战。

赵匡胤:(惊喜)噢!再探……

(唱)听说是兵马到与贼鏖战,

不由孤愁眉展龙心喜欢。

想必是罗元帅领的大兵来平乱,

救驾灭寇解倒悬。

太  监:禀万岁,大事不好!

赵匡胤:何事惊慌?

太  监:罗家山分出一支人马,直奔龙棚。有一黑脸小将,口口声声叫骂万岁!

赵匡胤:再探……

(唱)既是罗帅来平乱,

哪来的黑脸小将骂皇天。

定然是欧阳芳与贼定下擒王计,

假设圈套弄虚玄。

罢罢罢,强抖精神拼一战,

宽袍备马跨雕鞍。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与太监等同下。

呼延赞:(唱):贼兵个个吓破胆,

横冲直闯无阻拦。

再找那赵匡胤纵马鏖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赞走圆场,遇赵匡胤上。

赵匡胤:(唱):哗啦啦闪上将一员,

豹子头鹞子眼,

打将钢鞭手中悬。

跨下一匹乌骓马,

乌油铠甲身上穿。

小将好象罗元帅,

缺少胡须飘胸前。

哪里发来的人和马,

是何名讳报军前。

呼延赞:(唱):少爷姓名休要问,

我问你马上是哪家官。

赵匡胤:(唱):你问我哪一个,

我本是宋王天子所差巡营镣哨小小一将官。

呼延赞:(唱):看他头戴交天翅,

黄金铠甲身上穿。

三绺胡须似银线,

赤脸亚赛关美髯。

跨下一匹胭脂马,

盘龙宝棍手中悬。

分明你是赵匡胤,

想哄少爷难上难。

赵匡胤:(唱):假称小官将他哄,

偏认得寡人开宝君。

你说我是我就是,

我就是打遍天下的赵匡胤。

呼延赞:(唱):仇人见面气填胸,

九节钢鞭打昏君。

赵匡胤:小将军,慢来,慢来。

(唱)小将从容且从容,

寡人驾前通姓名。

呼延赞:昏王!

(唱)家住并州太原城,

呼延寿延我父名。

赵匡胤:(唱):听说来了呼延军,

又是喜来又是惊。

喜的是呼延有了后,

惊的是来了对头人。

呼延赞:(唱):早早把你头刎下,

免得天下乱纷纷。

昏王看鞭!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抡棍招架,呼延赞猛压鞭,赵匡胤不得还手。

赵匡胤:(唱):盘龙棍倒有千斤重,

呼延赞:(唱):乌云鞭挥动左右冲。

赵匡胤:(唱):抡得王我双臂酸又痛,

呼延赞:(唱):呼延赞越战精神。

赵匡胤:(唱):小将军越杀越勇猛,

真正爱煞我年迈人。

这才是老子英雄儿好汉,

强将手下无弱兵。

小将军!

王封你前殿王后殿王,

左殿王来右殿王。

呼延赞:不要……

赵匡胤:小将军!

(唱):一字甩手并肩王。

呼延赞:(唱):封王不能抵父命,

杀父的冤仇要报清。

赵匡胤:(唱):封他王他不要,

寡人与你江山分。

你保孤人回朝去,

万里江山一九分。

三七四六对半分,

如不然你为君来王为臣。

呼延赞:(唱):万里江山俺不要,

不杀昏王不收兵。

[呼延赞抽鞭,赵匡胤几乎闪落马下,呼延赞猛打,赵匡胤勒马惊退。

赵匡胤:(唱):冲冲杀杀钢鞭重,

有话和他说不清。

拨转马头避锋勇……

呼延赞:(唱):少爷赶你水晶宫。(追下)

        [罗氏领兵穿场下。

        [呼延赞声:“昏王哪里走!”

赵匡胤:(唱):一声吼如雷动山摇地动!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上,呼延赞追上,打赵匡胤落马,罗氏、御林军追上。

罗  氏:赞赞住手!

呼延赞:母亲,儿我正要鞭打昏王,与父报仇。母亲为何阻拦?

罗  氏:奴才,那贼兵乘你君臣龙虎相斗,抄杀御营后路,你可知晓?

呼延赞:啊!这……

罗  氏:还不快去截杀!

呼延赞:是!

御林军:万岁醒来……

赵匡胤:御林军!

御林军:有。

赵匡胤:保驾着!

御林军:啊。

        [御林军扶起赵匡胤。

赵匡胤:(唱):又来了催命的呼延夫人。

罗  氏:(唱):不肖子惊圣上臣把罪请,

恕罗氏救驾来迟我主宽容。

赵匡胤:(唱):一句话说得我羞愧难禁,

尊一声呼延嫂王的皇亲。

皇侄他心有气毫爽忠耿,

骂几声打两下于理也通。

罗  氏:(唱):但不知我的夫身犯何罪,

你为何将他苦苦屈斩在龙棚。

赵匡胤:(唱):斩你夫并非是寡人旨意,

尽是那欧阳芳卖国奸臣。

罗  氏:(唱):欧阳方纵有行凶意,

无旨焉敢斩先行。

赵匡胤:(唱):岂不知兵临河东地,

半由天子半由臣。

皇嫂倘若不相信,

现有密信作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[御林军将密缄递与罗氏。

罗  氏:糊涂的万岁爷呀!

(唱)就为你糊涂不明信奸佞,

才落得孤家寡人困河东。

欧阳方诓主争帅怎凭信,

演兵场提前点卯可知内情。

窥奸计反遭责你不闻不问,

负伤痛临阵破敌反落叛名。

岂止是我夫一人把命尽,

伤害了多少忠义之臣。

我兄长陈桥护你入宫禁,

到老来反落得远贬边庭。

郑子明几番征南九国归宋,

为选妃你佯醉令斩桃花宫。

苗先生犯颜直谏莫伤忠信,

不料想遭猜忌屈死乡林。

多少人驰骋疆场未伤命,

如今却遭诬而死饮恨终身。

似这样患难之交你不凭信,

冷落了天下忠臣义士之心。

纵然是为臣不计君王过,

保国家卫社稷你又靠何人。

亲小人远贤臣你偏听偏信,

今日里困河东你害了自身。

我的夫舍死临阵留遗命,

继夫志统兵马发来了救驾的呼延军。

赵匡胤:(接血书,展视,感慨万分)

(唱)字字血声声泪忠义可敬,

赵匡胤只觉得愧对亡灵。

屈死的呼延爱卿呀……

罗  氏:(唱):莫怪臣直言大不敬,

都为你锦绣江山大宋黎民。

        [赵匡胤、罗氏同起。

赵匡胤:(唱):凯旋回来把功论,

凌烟阁表彰忠义臣。

莲、赞:禀母亲,刘钧逃走,拿住欧阳方。

赵、罗:什么,拿住了!

莲、赞:拿住了!

罗  氏:万岁,请来发落。

赵匡胤:皇侄听封!

呼延赞:哼!

赵匡胤:孤封你打驾钢鞭,上打昏君,下打奸佞,将欧阳方与王狠狠地打!

呼延赞:遵旨!哇呀……

罗  氏:赞赞!

赵匡胤:哈……皇侄听旨!

呼延赞:臣——

赵匡胤:就命你子袭父职,统领三军,追杀刘钧。

呼延赞:领旨!众将官,追杀刘钧去者!

 

 

 

 

剧    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