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戏曲欣赏 英语学习 教育教学 晋剧世界

本着宽和、平静的心态,行走在古典与时尚之间,坚持原则,沉着应对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是独一无二的,谁也不可能对他人的内心世界有彻底的理解,任何友谊和爱情都有时空的局限,就是自己对自己,也不可能真正把握最深层、最隐蔽的底蕴和玄机,以至许多人不得不担任从未设计过的命运角色!!!

【★晋剧全本★MV】空城计(丁果仙 音配像 刘宝俊 )+全本唱词  

2008-05-09 17:33:22|  分类: J★晋剧全本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引用【戏】『影』【英】『乐』【原创★晋剧全本★MV】空城计(孙红丽)+全本唱词

引用Robert【戏】『影』【英】『乐』【★晋剧★全本★MV】空城计(孙红丽)

       七律·丁果仙唱腔赏析
        字正音清气概昂,声如逸水荡回肠。
     刚阳韵味飘江海,艳雨腔圆润曲香。
     九转随风歌绕耳,三柔落月舞高凰。
     精诚角羽宫商梦,半壁山川世代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 她创造的晋剧须生“丁派”唱腔,对晋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她创造性地吸取京剧唱词中典雅俊逸的精华,革除晋剧中粗俗繁冗的唱词,使做派更规范化,艺术更趋精致典雅。促进了晋剧艺术的发展,故有“山西梆子须生大王”的称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上世纪的三十年代,一个艺名叫“果子红”改写了中路梆子的历史,“男的不如女的,盖天红不如果子”。从此晋剧的须生大多由女演员来扮演,而且丁果仙的唱腔也影响后来晋剧的改革和创新,直到1972年被迫害致死后,人们很少听到她那清脆悦耳、韵味淳厚耐人寻味的丁派唱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宝俊,女,1932 年出生,安徽人。13 岁入新华戏院学戏,拜段玉明、刘文才为师,专工须生。1953年入华北人民晋剧团,1958年拜丁果仙为师,在丁老师的精心指导下,使其在艺术造诣上有了很大的提高,并运用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等艺术手段来刻画人物。其唱腔不仅有浓郁的地方色彩,而且亲切入耳,耐人寻味。代表剧目有:《法门寺》、《斩子》、《芦花》、《哭灵堂》、《算粮》、《海瑞训虎》、《汾河湾》、《八件衣》、《天水关》等。

<空城计>全本唱词

孔明唱:

自幼儿学艺我在卧龙
刘先主他将我搬进汉营
下山来与刘主去把兵用
博望坡一把火烧退曹兵
过江东与周郎又将计定
在草船借过箭祭过东风
决非是去放火把曹兵烧尽
令赵云才取了锦绣之城
华荣道放曹操恩深义重
嘉萌关收马超五虎英雄
将这些托孤臣统染丧命
才扶起幼主爷执掌绣城
我有心与曹瞒合成一统
诸葛亮我怎能逆天而行
耳听的门儿外铜铃响动
想必是那探马归禀报军情
仁白:报
离了街亭,来到大营
门上那个在
琴童白:做什么得
仁白:夏仁求见丞相
琴童白:少等
禀师爷夏
孔明白:何事
琴童白:
仁求见
孔明白:传
琴童白:夏
仁进帐
仁白:夏仁告进
参见丞相
孔明白:站下
那里来的
仁白:街亭来的
孔明白:噢何人所差
仁白:王将军所差
孔明白:手捧何物
仁白:地理图丞相过目
孔明白:打开,哎呀,按这地理图上边看来,那街亭必然有失啊
探子白:报。。。。。王平马谡失落街亭
孔明白:再探再报
探子白:得令
孔明白:夏
仁听令
仁白:在
孔明白:命你去到列柳城去搬赵老将军,就说山人我有急事,命他快快回营,快去
仁白:得令
探子白:报
司马益来取西城
孔明白:这。。哎呀来的好快呀,再探
探子白:得令
孔明白:哎呀且住,方才探马二次报到言说司马领兵来取西城,这西城一兵一将也无有,但说是这,这如何是好啊
探子白:报
司马离城四十余里
孔明白:呀。。再探再报
探子白:得令
孔明白:退下
方才探马三次报到,言说司马领兵离城四十余里,这西城一兵一将也无有,难道这束手被擒不成么这,哎呀束手被擒不成么这,但说是这。。。。。。嗯嗯。。。。。琴童
琴童白:师爷
孔明白:唤老幼军进帐
琴童白:老幼军进帐
老少白:来嘞。。
老兵白:少年是英雄
小兵白:吃了当兵丁
老兵白:老的我上不了马
小兵白:小的我拉不开弓
老兵白:老兵丁
小兵白:小兵丁
老兵白:师爷有唤
小兵白:进帐去见
老少白:给师爷叩头
孔明白:站下
老少白:是,师爷将小人唤来有何吩咐
孔明白:命你们将四门打开,清水洒街,黄土垫道,魏兵到来,一个说有兵,一个说空城,莫要心慌,快去
老少白:师爷那司马益杀人厉害,小人不敢前去
孔明白:嗯,违令者 斩
老兵白:小人得令
小兵白:前去送命,
老兵白:不得回来,
小兵白:那是一定,
老兵白:走,
小兵白:走
孔明白:琴童
琴童白:师爷
孔明白:带了爷的书琴宝剑,羔羊美酒,随师爷碟楼观兵,天那,老天,俺孔明下的山来,这汉室兴败就看这空城一计了啊
唱:清早间地图来下定
他言说王平马谡失落街亭
方才间探马三次禀
他言说司马益来取西城
无奈何我定下这空城计
看一看司马益他有多大的才能
众人:啊。。。。。。。
司马唱:杀气腾腾镇边关
人又精神马又欢
好似武王曾伐纣
十面埋伏九里山
探子白:报
西城无兵,空城一座
司马白:再探再报
探子白:是
司马唱:适才探马一声禀
言说西城是空城
二虎子打马往前行
二虎子:啊
司马唱:西城内会一会诸葛孔明

老少兵:请师爷
老兵白:小伙计,这司马益的大兵到来,第一个忽的忽的就是你,
小兵白:第二个就是你,
老兵白:那第三个就是咱这师。。

孔明白:嗯,哈哈
唱:自幼儿学艺我在卧龙,
那晓得诸葛亮用兵如神。
老兵白:师爷,我们也知道您老人家用兵如神。可眼看司马懿大兵就要到来,
您总得想个退兵之策嘛?
小兵白:是啊师爷!
孔明白:嗯 嗯 。。。
唱:老幼军你莫要纷纷议论,
  山人的军务事不用你等挂心。
小兵白:师爷,我们小人也知道,您老人家的军务事不用我们挂心。
可这国家兴旺,彼夫有责,眼看司马懿大兵到来,我二人一死,
那不值根蒿草;您老人家一死那岂不是毁掉您一世的威名……
老兵白:是啊!
孔明白:哈哈哈哈哈
  唱:我将这大事安排停当,
    这西城内暗藏得百万神兵。
小兵笑:哈……
老兵白:小伙计,
    你笑啥哩?
小兵白:笑啥哩,你没有听见,
老兵白:没有听见
小兵白:咱们师爷说,
这西城内暗藏着博万神兵,哎
这博万是多少?
老兵白:小伙计是你不知道,咱家师爷本是南方人,
他说百万就是博万,他说的博万呢就是咱们的百万。
小兵白:哦,老伙计你说师爷是那南方人
老兵白:南方人
小兵白:南方人说咱这百万就是博博博万
老兵白:博万
小兵白:哎,他博万就是咱这百百百万
老兵白:对对对对
小兵白:老伙计你上前看看到底够不够这博万
老兵白:对,待我上前看
小兵白:你上前
老兵白:哎呀小伙计
小兵白:啊
老兵白:兵多哩,
小兵白:有多少
老兵白:兵多哩
小兵白:多少
老兵白:好比那六月时的冰
小兵白:此话
老兵白:见不的太阳
小兵白:那见着太阳呢
老兵白:见着太阳就化成那水儿了
小兵白:哈,呸,赏你一脸冰片,去那太阳底下凉干去,哎
老兵白:嗯
小兵白:观神兵那得用神眼。
老兵白:神眼
小兵白:你外眼珠子,啊那是庙时龙王爷的眼珠子
老兵白:此话
小兵白:泥圪旦子
老兵白:泥圪旦子
小兵白:观神兵那得用我这神眼
老兵白:好好好
小兵白:闪开我去看看
老兵白:你去看
小兵白:我去看
老兵白:我闪开
小兵白:哎闪开闪开闪开
老兵白:闪开
小兵白:闪开闪开闪开
老兵白:好好好
小兵白:哼观神兵那得用我这神眼

啊呀,
老伙计,老伙计兵多哩,
老兵白:有多少
小兵白:啊呀实在叫个多哩
老兵白:多少
小兵白:啊呀!多的多哩啊呀
老兵白:到底有多少?
小兵白:啊呀这兵呀是
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啊呀这
老兵白:多少,
小兵白:这这这
   就咱们五个人。
孔明白:啊哈哈哈
  唱:西城地好似条咽喉路径,
    我看他司马懿,
    他……
老兵白:他怎样?
孔明笑:嗯 嗯嗯
孔明唱:他
小兵白:他怎样
孔明唱:他不敢进咱的这空城。
小兵白:啊呀,
    那可不一定吧!
孔明唱:二琴童领师爷将堞楼进,
    看一看司马懿他怎样个用兵。
众人白:啊啊啊。。。
司马唱:大队人马往前进,
为何打开这两扇门
小兵白:哎司马懿,
    大都督,
    你来了,
    进城吧!
老兵白:不要听他的话。
小兵白:里边连一个兵也无有,
    进去吧!
老兵白:兵多哩,
小兵白:进不得。
众人白:啊啊啊
孔明唱:
猛想起,在卧龙修真养性,

学天文和地理定立乾坤。
    有一日在山前去观山景,
    又一日在洞后静听鸟音。
    心不悦我不观那十样之景,
    我仅凭一本兵书一张琴。
    琴音儿响亮声人人可敬,
    一乐逍遥,二乐安宁。
    姜子牙保周朝忠心耿正,
    孙武子他也能擂炮兴兵。
    这本是前朝的几辈古人,
    诸葛亮怎敢比那前朝有为的古人。
    二琴童满杯酒待师爷用,
    在堞楼吃杯酒,我奉一奉琴音。
小兵白:司马懿,
    我师爷奉琴哩,
    你听听,
    好听不好听?
    要是好听,
    你就多听听!
司马唱:有本督在马上用耳听,
    诸葛亮在城楼饮酒抚琴。
    若不然打马把城进,
    又诚恐中了他的计牢笼。

孔明唱:正在堞楼我观山景,
    耳听得城外兵乱纷纷。
    手搬住城垛口往下观定,
    原来是那老司马统来大兵。
    在堞楼,
    司马懿呀,
    我将你一声动问,
    问一声魏都督你驾可安宁?
    咱二人在渭南会过一阵,
    杀得你败回营我才收兵。
    我差去令人去打听,
    他言说司马懿你领兵西征。
    在宝帐我忙传下头道令,
    我差去王平、马谡他们镇守街亭。
    一来是王平、马谡他们腹中无才纶,
    二来是将帅不和失落了街亭。
    你取了街亭真有幸,
    谁叫你贪而无厌又取我的西城。
    清早间探马三次禀,
    他言说司马懿你来取西城。
    在宝帐我忙传下二道令,
    我差去守留人打开四门。
    清水洒街扫得净,
    黄土垫道垫得平。
    我差去老幼残军人两个,
    打扫街道我迎你来进城。
    你到来我无有别的可敬,
    我有的羊羔美酒、美酒羊羔,
    一个一个、一个一个犒赏三军。
    你到来就该将城进,
    咱二人玩棋,
    我散一散你的心。
    既到来就该将城进
    你为何稳坐马鞍,马不前行,
    就在那城外扎下大营?
    !
    你今天不将西城进,
    你的那意儿我也内明。
    咱二人从前会过阵,
    你怕我城内有埋伏兵。
    马岱西川去报信,
    那魏延、姜维不在城中,
    赵老将镇守列柳城,
    里无有埋伏外无有救兵。
    上有的琴童人两个,
    打扫街道的老幼军。
    我说这话你不信, 你看我里里外外、上上下下、左左右右是五个人啊!
    你不必三心二意心不定,
    来来来,吃杯酒,
请上城吃杯酒
司马懿你听我与你奉一奉琴音!
小兵白:司马懿,你好好地听上一听!
司马唱:有本督马上二次听,
         诸葛亮奉琴不乱音,
         人马倒退四十里,
         有本督不中你的计牢笼
小兵白:哼
老兵白:小伙计
小兵白:哎
老兵白:你刚才那是干啥哩
小兵白:方才我打了么
老兵白:打谁呢
小兵白:打司马益么
老兵白:那方才司马益在的时候你为啥不打呀
小兵白:方才司马益子佳人的时候我也打来么
老兵白:方才司马益在的时候你打啥哩
小兵白:我我我打打打打颤颤来
老兵白:知道你也是打颤颤来
老少兵:快快禀师爷
禀师爷!
孔明白:何事?
老少兵:司马懿倒退四十里安营扎在。
孔明白:哈哈哈
哎呀好险那,哈哈哈
唱:
我可笑司马益他无才能,
领大兵不敢进西城。
若是我诸葛亮我将兵用,
我定要传令我杀进城那!
老幼军、二琴童他们好比千员将,
我一张琴退了他的十五万兵。
人人说我诸葛亮不弄险,
不料想我是那险中弄险,
哎呀,我才是这险中的人!
二琴童入城将计定,
赵老将不知几时能回营
赵云白:参见丞相
孔明白:赵老将你回来了
赵云白:尊令回营不知丞相有何军情
孔明白:啊呀呀司马益倒退四十余里安营,
我大了他定会二次杀回你愉愉堵挡一阵,
虎威将军那
赵云白:得令带马
马童白:噢
孔明白:正是,马到岭崖受缰挽,船到江心多露齿
唱:
卧龙岗曾修炼
刘先主他将我搬下山,
第一功博望坡用火烧散
第二功在北合又用水淹
第三功火烧坏新野小县
过江东借东风火烧战船
烧战船将曹营的人心搅乱
烧坏了曹家的八十三万兵有千
出祁山与司马一处战
猛想起那一年大战南蛮
人人说诸葛亮用兵短见,
那样人万不可留在世间
空城计是的我浑身是汗
又多亏赵老将一马当先
二琴童来来来
随师爷到后帐摆开酒宴
赵老将回营来再把那酒餐
探子白:报   西城无兵,空城一座
司马白:再探再报
探子白:是
司马白:二虎子
众人白:吆
司马白:复夺西城
众人白:啊
司马白:来将通名
赵云白:老夫赵云
司马白:啊呀收兵
赵云白:司马不战自退收兵回营
众人白: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74)| 评论(6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